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交通
交通频道  >  动态要闻 > 正文

在环环相扣的完美交接中,走出一路平安

砚山县解决农村地区学生出行问题的调查

2017年12月08日 10:21    来源:人民公安报-交通周刊   作者:许文军 徐庭敏 贾永梅   

  记者 许文军 通讯员 徐庭敏 贾永梅

  维摩彝族乡位于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砚山县的中西部,全乡有2所中学、13所小学、5所幼儿园,5095名小学生中有2875人寄宿、2185名中学生中有1900人寄宿。砚山县在维摩乡探索农村客运车辆接送寄宿学生运营模式,上学时,客运车把学生从家门口送到学校,放学时,再把他们从学校送到家门口,期间老师、驾驶人、家长,公安交管部门、交通运管部门各负其责,学生在他们环环相扣的完美交接中,走出一路平安。3年多来,全乡农客车队累计发车近2万趟,接送学生9万人次,做到了“零”违法、“零”事故。

  把握民生关注点,找准群众期盼解决的难题

  近年来,我国多地发生学生上学放学途中的重特大交通事故,这让砚山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的一班人很心焦。因为他们这里的情况也不乐观。

  为了优化农村教育资源配置,2001年,维摩乡根据上级指示撤点并校,但这使大多农村学生上学路途变长,近的六七公里、远的二三十公里,不少家长选择让孩子寄宿学校。

  每到周五离校、周日返校时,聚集在学校门前接送孩子的机动车、非机动车数量庞大。有开自家摩托车、电瓶车、拖拉机接送孩子的;有不法车主搞非法营运的;有资质的客运车辆超速、超载等违法现象也很突出。由于线路分散,交管部门有限的警力无法做到全面监管。

  留守孩子上下学的安全更是让人担忧。维摩乡有常住人口58017人,其中1.5万余人常年外出务工,这些人的孩子出行,年龄小的完全依靠年老体弱的祖父母;年龄大点的孩子搭不上汽车的,就骑乘自行车,甚至步行。

  接送孩子上下学耗时费力,耽误农活,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负担很重;没人接送的孩子,更让人揪心。

  一边是学生乘车难,另一边则是农村客运运力过剩。怎么把这两者关联起来,既解决学生乘车难问题,又让客运车辆有活拉?公安机关动起了脑筋。

  找准问题突破口,积极主动服务民生

  2014年,砚山县公安局以解决“农村学生出行难、出行不安全”为切入点,深入摸排农村地区基本交通情况。寄宿制小学生年龄小、出行最需陪护,他们就从这里入手,于5月在维摩乡炭房小学推出农村客运车辆接送寄宿制学生运营模式。

  砚山县公安局交警一大队维摩中队和派出所牵线搭桥,让农客车队与各村寨签订接送协议,根据村寨距学校里程及生源数量,安排客运车辆绑定学生。

  公安机关积极引导各村小组的学生家长成立“家长委员会”,自我管理、自我服务。“家长委员会”负责代表学生家长与农客车队协商接送方式、商谈费用、签订服务协议;向学生家长收取车费,在学期结束时统一和农客车队结算;协调每周日上学、周五放学以及其他节假日学生的统一接送时间和地点。

  各方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形成相对固定的学生接送流程。

  学生上学:轮值家长在本村集合点招集学生→交给农客车队→双方签字确认→发车至学校→值日老师接学生→双方签字确认→学生进校。

  学生放学放假返家:农客车队安排车辆→放学前进入学校划定区域依序停放等候→各班值日老师送学生到指定地点乘车→校方与农客车队签字确认→发车至村小组集合点→将学生交给轮值家长→双方签字确认→学生到家。

  这种模式在实际运营中存在一个大问题,部分农客车辆会出现单程运营中学生乘坐人数达不到核载人数,与满载运营产生票价上的差额。为解决这一瓶颈问题,砚山县公安局争取县、乡党委政府的支持,县、乡政府拨出专门经费,对农客车队采取“以奖代补”的方式,弥补差价部分。

  随着这一运营模式覆盖面的不断扩大,农客车队的收入有了较大增长,农客车驾驶人也都从中尝到了甜头,对运费差价逐步自行消化、自愿让利。

  政府主导,强化保障,多方努力共保学生安全

  农村客运车辆接送寄宿制学生运营模式试点取得初步成功后,为确保这一模式安全、有序、高效地深入推进,砚山县政府积极主导,有关部门主动作为,全社会协同共治。

  公安交管部门始终注重抓好源头管理。维摩交警中队对签订接送学生协议的绑定农客车辆统一建档管理,和驾驶人签订安全责任书。联合交通运管部门每月定期对这些车辆的驾驶人进行交通安全知识培训。

  在路面执勤中,民警严查绑定车辆是否存在超员、超速、酒后驾驶等严重违法行为,一旦发现,除严格处罚外,及时通报“家长委员会”,由“家长委员会”联系交通运管部门责令其整改或取消其绑定资格。在放学时,民警负责维护校园周边交通秩序,给予绑定车辆优先通行权。

  乡客运站每周对绑定车辆进行安全检查;如果绑定车辆有事不能接送学生需及时报备客运站,由客运站协调其他车辆接替。

  交通运管部门严查、取缔从事非法客运的车辆,构建安全出行环境。

  学校成立接送学生车辆监管办公室,老师按月收集绑定车辆行驶、学生乘坐情况,报“家长委员会”;在放学时提供场地供农客车辆停放,老师带领学生乘车;平时和交管部门配合,共同做好学生的交通安全教育工作。

  “家长委员会”负责联系、协调各相关部门,监督各部门工作情况,提出合理化建议;确定包车周期,采取竞争、淘汰方式绑定车辆,让客运车辆驾驶人在接送学生过程中做到自律,恪守安全出行。

  在部门联动的同时,县、乡政府通过广播电视报道、悬挂宣传标语、张贴宣传画等方式,广泛宣传保障学生安全出行的目的及意义,引导群众教育子女乘车时注意安全细节,对绑定车辆进行全方位监督。

  在模式运行中,砚山县政府、县公安局,维摩乡政府先后投入10万余元,除“以奖代补”农客车队外,还奖励先进村小组和先进村干部、老师、驾驶人,以促进各方工作积极性。

  接送农村学生新模式凸显多赢效应

  目前,农村客运车辆接送寄宿制学生运营模式经过3年多的运行推广,已经惠及4所小学、29个村小组、1900余名学生。农村客运车辆也由最初只绑定12辆发展到现在全乡62辆农客车。学生、家长及农客车驾驶人都从中受益,对此赞不绝口。

  10月27日,星期五,记者来到维摩乡岔路口小学,看到一块水泥地上,整齐地划着停车位,标着序号。14时20分,17辆七座客运车进入校门,依次停放。14时30分,下课铃响起,各班老师带着第一批学生来到车旁。不同序号的车固定到某一村小组,学生轻车熟路,到固定的停车位,上回自己村的车。

  二年级的李周顺住脚巴底村。个子小小的他背着个大书包,手里还拿着一个放一周生活用品的包。上了车,把东西一放,他就轻松了,说:“我一会儿直接就到家了。”

  拉李周顺和小伙伴的农客车驾驶人名叫唐跃国,最初试点时第一批加入接送孩子的行列。这个下午他要跑三趟,送18个学生到四个村小组,一个半小时全送完。他说:“接送学生利润虽不高,但收入稳定。并且和孩子们熟了,也有感情。”

  14时40分,唐跃国和其他驾驶人在学校的出校登记表上签完字,开车驶出校门。记者开车跟着农客车,10多分钟后来到6公里外的脚巴底村。在村中一比较开阔的地方,村干部杨章洪在等候。到脚巴底村的8辆车依次停下,学生下车,杨章洪挨个清点,然后和驾驶人互相签字确认后,驾驶人驾车离开。杨章洪有6个孙辈孩子在上学,以前都是他接送。自从政府推出农客车接送孩子的模式后,他儿女辈的孩子都觉得好。一方面心疼他,不想让他再操劳,另一方面也担心他年老眼花,开车不安全。“农客车队的驾驶人如果不守规矩,我们可以提意见,不改的话就不用他。农客车队还给每辆车的每个座位都上了保险,很安全。”杨章洪说,“村里的‘家长委员会’每周派一名家长在村口接送孩子,别人都能省出时间干活,挺好。”

  农村客运车辆接送寄宿制学生运营模式的运行,产生了一系列积极的社会效应。这一可复制、可借鉴、可推广的经验正在砚山县其他乡镇推开,文山州通过召开现场会的形式,也在全州推广这一模式,以解决农村地区学生出行难问题。

  

责任编辑:李召阳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中国警察网络电视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